桂林石刻介绍
首页 > 桂林石刻介绍
  “唐宋题名之渊薮,以桂林为甲”这是一百多年前,清代著名金石学家叶昌炽对桂林石刻的评价。桂林石刻是国内外具有重要影响的摩崖石刻,它以历史悠久,数量众多,内容丰富,精品纷呈而名扬天下。桂林石刻皆分布于奇山秀水之间,二千多件摩崖石刻构成了桂林山水一道亮丽的人文风景线,成为这座古老的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组成部分。

  桂林石刻以摩崖石刻为主要特色,其中包括一定数量的摩崖造像和可以移动的散碑。桂林石刻起始于东晋,勃兴于唐,鼎盛于宋,低落于元,繁荣于明清。最早的桂林石刻相关记载见于明代人邝露的《游虞山记》。《记》载,东晋颖川人虞阐出补零陵太守时,作“虞舜像赞并序”,刻石于虞山,可惜石刻今已不存。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李靖出任桂州大总管,开始了对桂林城的修建,从那以后,“唐宋士大夫度岭南来,题名赋诗,摩崖殆遍”(清·叶昌炽《语石》)。桂林现存南朝至清代石刻两千余件,其中南朝一件(最近又有出土),唐代碑刻二十八件、造像一百四十九龛四百八十四尊,五代一件,宋代碑刻四百八十四件、造像二十六龛一百○一尊,元代碑刻三十件,明代碑刻三百五十二件,清代碑刻四百七十八件,年代无考的一百一十七件(见桂海碑林博物馆《桂林石刻申报国保材料》)。就范围而言,桂林石刻的分布十分广泛,北起虞山,南至轿子岩,东自尧山,西达侯山,主要分布在城市中心及周围的独秀峰、叠彩山、伏波山、象鼻山、龙隐岩、龙隐洞、普陀山、隐山、西山、南溪山、虞山、铁封山等二十余处名山洞府,方圆数十平方公里的奇山秀水之间碑刻如林,形成了石刻与山水互相辉映的人文景观,这在国内外都极为罕见。漫山遍野的摩崖石刻,使得桂林宛若一个巨大的石刻博物馆,因而清代广西巡府陈元龙对此文化现象有“看山如观画,游山如读史”的极高评价。

  “游山如读史”,这句话非常准确地道出了桂林石刻的内涵,桂林石刻堪称一部刊刻于山崖上的史书。 在这些石刻中,古人以题名、题记、诗词、曲赋、铭文、佛经、诰封、敕文、告示、禁约、墓志、地券、书札、医方、对联、榜书,以及捐资列名等形式,将社会兴衰,人生百态,仕途坎坷,警句语录尽书其中。内容涵盖千百年来桂林乃至广西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宗教、民族、科学、教育等各个方面,犹如一幅绚丽多彩的历史画卷。八百年前,南宋著名才子陈谠在遍游桂林诸山时,面对丰富多彩的石刻内容,发出了“周南太史
书”的赞叹,将之与《诗经》和《史记》相媲美。

  桂林石刻以丰富多面的社会文化为主体,一块块石刻截取了各个时代的横断面,再现了当时的社会风貌。如“南朝地券”、昙迁题《栖霞洞》、《舍利函记》、佚名《玄玄栖霞之洞》、李实《造像记》、尹穑《仙迹记》、杨璧《全真观记》、朱佐敬《独秀岩记》、龙隐岩《观音自画像记》等石刻,皆为反映桂林历代道教、佛教文化兴衰的珍贵资料;韩云卿《平蛮颂》、《大宋平蛮碑》、狄青《平蛮三将题名》、《孔延之瘗宜贼首级记》、李师中《劝农事碑》、汪道昆《平蛮碑》等,分别记载了历代封建王朝派兵征伐或安抚广西少数民族的情况,是研究地方民族历史的重要文献;而那些贬官游宦在失意、痛苦、迷茫、愤慨之时,以及受重用者在得意洋洋、不可一世之中皆留下了很多寄情山水的诗文佳作及书法作品。如《李渤吴武陵等八人除山游记》、元晦《叠彩山记》及《四望山记》、张浚刘崇龟《杜鹃花唱和诗》、梅挚《五瘴说》、曾布《尽室泛舟题名》、《米芾程节赠答诗》、李士美“龙隐岩”榜书、张孝祥《朝阳亭诗序》、陈彬《游龙隐岩赋》等。这些石刻作品是封建社会政治斗争的产物,它们对研究古代吏治制度具有重要史料价值;还有一批反映儒家伦理,兴办教育,倡导科举的名人石刻,如《独秀山新开石室记》、范成大桂林《鹿鸣燕诗》、张栻《韶音洞记》、朱熹《有宋静江府新作虞帝庙碑记》、臧梦解《释奠牲币器服图记》、邝金《释奠位序仪式图记》、陈元龙《阜成书院记》等,都是不可多得的石刻珍品。其中的朱熹《有宋静江府新作虞帝庙碑记》石刻,为当时四位著名理学家合璧之作:张栻事,朱熹文,吕胜己书丹,方士繇篆额。因而这件石刻被后人称为“四夫子碑”。又,宋碑梁安世《乳床赋》和《静江府城池图》,一件被誉为是中国最早对岩溶地貌进行考察的文献,另一件被称作是中国最大、最早的军事摩崖石刻地图。这两件石刻均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而桂林石刻中,名气最大的莫过于宋代石刻《元祐党籍碑》。这件石刻刻于城东龙隐岩内,上面记录了发生在北宋王安石变法时期的一次震惊朝野激烈的党派斗争,中国文学史上著名大家,如司马光、文彦博、苏轼、秦观、黄庭坚等人作为失败者皆列名牌上,官员们被贬谪的厄运反映了古代庙堂党争的激烈与皇权专制的残酷。事隔八百多年后的清末,维新派领袖康有为来桂林讲学期间,专程寻访此碑,感慨之余,在碑旁刻石明志。这些石刻极具历史价值,起到了证史、补史的作用。作为广西政治中心的桂林,历代发生的重大事件,几乎都在桂林石刻中有所反映,特别是宋史中的名人和重大事件,更是频频出现在桂林石刻中,这种独特现象,受到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重视,因此,世间有“唐碑看西安,宋刻看桂林”的美谈。

  除此以外,桂林石刻还是我国山水文化和书法艺术的宝库。在桂林石刻中,山水诗文、纪游题名和题写风景名胜榜书的题刻极多,为桂林石刻的主流。历代游历者把在登临山水时所获得的美的感受和体验,刻之山石,他们把文化的灵魂注入山水之中,从而使得桂林山水具有了自然与文化统一和谐的独特魅力。如传诵千古的名句“桂林山水甲天下”就出自王正功独秀峰《劝驾诗》石刻。还有李渤《南溪山诗并序》、朱希颜龙隐岩《千叶白梅诗》、谭掞《品评龙隐岩题记》、范成大《复水月洞铭》、梁安世《乳床赋》、袁枚《游风洞登仙鹤明月诸峰诗》、阮元《隐山铭》等一批名人石刻,文字典雅可诵,不愧是桂林山水文化宝库中的珍品。

   浩如烟海的桂林石刻还是祖国书画艺术的宝库,它以书画作品数量众多,作者群面广,精品纷呈而驰名于世。如颜真卿书“逍遥楼”三字,为颜真卿书法中最大的作品;韩云卿《舜庙碑并序》碑额篆书精美绝伦,作者李阳冰,工小篆,是唐中期著名书法家,有“有唐三百年以篆称者,惟李阳冰独步”之美誉;俞献可燕肃《七星岩题名》为桂林最早的宋代石刻作品,碑上的悬针篆书法独特新颖,世间少有,堪称一绝;北宋石曼卿的书法被范仲淹誉为“颜筋柳骨”,刻于龙隐岩的《石延年饯叶道卿题名》,是流传下来的石曼卿的惟一作品,宝为神物;《五君咏》石刻的书法出自北宋四大书法家之一黄庭坚的手笔,其书法中的大撇大捺犹如在大江河上划桨摇橹,气势非凡。宋四家中的另一位书法家米芾,也在桂林留下了不朽之作,刻于伏波山还珠洞内的《米黻(芾)题名》和《自画像》,是至今所能见到的米芾书画作品中流传下来的最早的书法作品和惟一的绘画作品,它们为桂林山水增添了绚烂的光彩。清末民初古文字集大成者刘心原的小篆典雅秀丽,古朴凝重,堪称桂林石刻中的书法佳品。清刻《五代贯休画十六尊者像》、《观音自画像》、李秉绶《兰竹图》等,都是难得的艺术珍品,具有很高观赏价值。

  桂林石刻随着桂林城市的兴起而产生,随着桂林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发展而繁荣。它内容丰富,种类繁多,广博浩瀚,历史悠久,集中反映了桂林乃至广西地区一千七百年的历史进程。以摩崖石刻之渊薮为特色的桂林石刻,以其鲜明的个性和独立的品格著称于世,堪称一部书刻在石山上的地方编年史书;同时它也是一座祖国山水文化的文献宝库,更是一座书画艺术的天然博物馆,具有重要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1984年,桂林市成立了桂海碑林博物馆以弘扬桂林石刻文化。2001年6月25日,知名度与日俱增的桂林石刻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中国优秀文化遗产的代表与精华。如今,桂林石刻正以其鲜明、独特的魅力融入全球化的文化交流中。
返回首页 / 普陀山月牙山石刻 / 南溪山石刻 / 象鼻山石刻 / 虞山石刻 / 伏波山石刻 / 叠彩山石刻 / 西山隐山石刻 / 独秀峰石刻 / 其它
地址:广西桂林市安新北路7号 / 电话:0773-3847587、3844047 < 桂ICP备06000626号 >